大众名表
大众名表 - n厂手表专家
文章912浏览5968592本站已运行6922

让进入过表厂的人告诉你品牌的秘密

我们简单讲述了劳力士、欧米茄和格拉苏蒂原创这三个品牌的表厂,今天来给大家介绍一下浪琴、NIMOS和宝珀厂,因为每个品牌的侧重点不同,所以表厂的功能设置、文化和特色也都有所不同,只有进入过表厂,才能真正亲身感受品牌内在的涵义。

浪琴——丰厚的底蕴

浪琴是国内最具知名度的钟表品牌之一,也是斯沃琪集团最重要的几个品牌之一,很多人的第一块表,就是浪琴,因为它所代表的优雅,已经深入人心,谁又不希望自己是优雅的呢?作为纯正的瑞士品牌,浪琴也有着丰厚的历史,浪琴品牌的名字,正是以浪琴早期工厂所在地LesLongines命名。

   浪琴表厂门前有一条小溪,通往水力发电厂,在历史上,浪琴也曾率先引入水力发电为表厂提供电力,同时也很早就进入了工业化生产,从而大幅提升产量,在机芯研发方面也成就斐然,更获得了非常多的国际金奖。如今,浪琴隶属于斯沃琪集团,自己已经并不需要完全生产机芯的所有部件,所以在浪琴表厂,主要保留着一些基本的工序,包括成表组装、检测、部分零件的生产,同时这里也包含了浪琴的博物馆、维修间、古董表修复室以及浪琴品牌的一些职能部门。

  所有拥有悠久历史的品牌,不可避免的会遇到一个问题,就是古董表,所有现在生产的腕表,也会在将来的某一天成为古董表,如果一个品牌无法修复自己的古董表,那么消费者又将如何信任这个品牌的未来呢?浪琴拥有自己的古董表修复室,这里保存着品牌自创始以来,尤其是上世纪的很多原始零件,包括非常多的稀缺零件,市面上的多数浪琴古董表,在这里都有机会得到修复,浪琴也不间断的回购藏家手中的珍稀表款,哪怕没有零件,品牌通过类似表款也能制作出零件。

  除了古董表之外,浪琴博物馆也在表厂内部,这里共有三层,当然这也不是浪琴的全部馆藏。浪琴对博物馆进行分区,里面的一个房间类似于档案馆,记录着浪琴所有售出表款的信息,包括买家和销售时间,根据记录,浪琴也是最早开始使用表壳、机芯编号的品牌之一,这些记录一直延续至今,非常完整。而在博物馆核心的空间,则陈列着浪琴历史上的众多表款,从计时表、飞行员表、赛马运动专用表、赛车计时器、奥运计时器、滑雪赛事计时器以及早期军表、女表等等,其中的机芯墙,更是让我们有机会看到浪琴历史上推出的一系列机芯,以及所获得过天文台认证的机芯和表款。这些,都是浪琴的文化瑰宝,让我们真切感受到浪琴表的魅力所在。

NOMOS——新锐的设计

相对于拥有悠久历史的其他品牌来说,NOMOS的历史并不长,也就二十多年,但是即便如此,NOMOS凭借着独特的个性,迅速风靡,成为现代腕表界包豪斯风格的最佳代言人。NOMOS在国内盛行已久,极简的设计风格,加上小尺寸,很受女性喜爱,而干练的外表,让它形成了一种极具吸引力的中性风格。近年来,随着NOMOS逐渐摆脱ETA胡须吧计划的进展,品牌已经有了自主生产机芯核心部件的能力,并且成功研制出了多款自主机芯,因此,外界对于NOMOS的关注也变得越来越多,NOMOS也开始展现着自己的另一面。

 NOMOS的表厂,位于格拉苏蒂镇,总部是一栋两层楼的建筑,挨着一个火车站,另外还有两栋楼,是生产车间,和很多已经成熟的品牌相比,NOMOS的规模并不太大,但也五脏俱全。现代化的生产设备一应俱全,当然NOMOS每年的产量也没有很高,不过仅仅研发一枚新的机芯,就投入了约1500万欧元,从设想到成品耗时约7年,也算是很让人震撼了。和很多其他品牌一样,新的尝试,NOMOS也从设计到3D建模最后不断调整,才有了新的成果。今天,NOMOS已经具备了自主生产游丝、摆轮和擒纵系统的能力,也由自主完成表盘和腕表的组装以及检测过程。

 

  NOMOS可能是极少数职能部门比较分散的品牌,毕竟NOMOS规模没有很大,然而它的设计部门,却在柏林。作为设计部门,他们的灵感对NOMOS来说至关重要,这个部门有着对细节非常严苛的把控,色彩、比例、尺寸大小、各个部分的线条等等,反复的比对和修改,最终才呈现出我们眼前的NOMOS。当然,这里不仅仅只设计腕表,也包括NOMOS的网站、图册、目录、视觉图片等等,这整个部门,30多人,构成了NOMOS的整体风格。

宝珀——精雕细琢的工艺

宝珀是一个真正的高级制表品牌,所谓高级,不是价格比别人高就可以是高级,而是由一系列因素组合在一起的,比如品牌历史、产品类别、制表工艺等等,去年瑞士高级制表基金会发布的高级钟表白皮书中,宝珀也是别列为第一梯队的。到了宝珀这样的级别,每个品牌都有自己一些很独一无二的东西,哪怕是走量的产品,也绝不简单,宝珀的五十噚、6654就是同类表量产表中非常有杀伤力的产品,而高端表宝珀也从来不缺,三问、陀飞轮、卡罗素、动偶以及一系列的孤品和套表。

宝珀机芯厂

宝珀表厂总共有两个,一个在Le Sentier,一个在Le Brassus,这两个地方都是瑞士制表的重镇,有着悠久的历史传承。Le Sentier是宝珀机芯厂的所在地,这里对于参观者来说,是不允许拍照的,因为这里也为其他品牌生产机芯,至于是那些客户,当然是秘不可宣的了。这里和大多数制表厂一样,都是那些常见的制作工序,比如车床冲压夹板,用高精度测量仪测试零件的精度公差,去毛刺等等,这些工序事实上对于大部分表厂来说,都差不多,而有差别的是,高级制表品牌对于零件的精度要求更高一些,精饰也更多,手工部分占据了很大的比重,同时甚至拥有自己的小工作室,来制作制表所需要的一些工具。所以在Le Sentier,完成着宝珀机芯的大部分工序,这里是的前身是FP机芯厂,随着FP机芯厂被斯沃琪收购,后又并入到宝珀品牌,这里得以保留,并为宝珀提供着现代化的生产条件。

   而宝珀表厂非常核心的部分,是Le Brassus,这里没有任何现代化的生产线,这里是发挥手表真正“灵性”的地方,机芯和手表在这里组装,并进行测试,同时这里是宝珀真正艺术工坊的所在地。宝珀所有的高端产品,都在这里完成,和常规表款不同的是,这里的高端作品,都由一位制表师独立完成所有的装配。宝珀最具代表性的高端产品,包括1735大复杂腕表、三问腕表、陀飞轮腕表、卡罗素腕表、五大工艺表款,其中大马士革镶金雕更是宝珀的独门秘籍。

 所以我们可以完全看出,Le Sentier是现代生产的部分,而Le Brassus则是宝珀发挥工匠手工价值的部分,使用最顶尖的手工艺,让腕表的价值真正升华,同时也是品牌的灵魂所在。当然,Le Sentier实际上还有储存室,保存着宝珀历史上的一些零件生产模具,古董表修复对于宝珀这样的品牌来说,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儿。

进入过表厂,才能更懂一个品牌,一只表,一枚机芯背后到底是什么。

n厂手表专家
上一篇:
下一篇:

添加新评论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