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名表
大众名表 - n厂手表专家
文章1098浏览7269097本站已运行7329

历史大还原:梅花表属于什么档次

一个家族,三个品牌,四代传承,百年历史……如果数字过于抽象,让人找不到头绪,那么:一个跨越百年的老牌钟表企业,一个在同一创始家族中传递了四代的家族钟表公司,一个不属于任何上市集团的独立钟表品牌,一个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自制基础机芯的钟表生产商,一个在业内有口皆碑但对荣誉却闭口不谈的谦逊钟表业经营者,一个致力于以高品质中价位产品造福广大消费者的钟表厂家……仅仅看上面这几句粗略的介绍,特别是再删去最后一句,人们很可能认定这是在说“某P”、“R某”、“C某”;即使加上最后一句,点名了产品的大众化定位,还是很少有人会联想到这里所指的其实是TITONI瑞士梅花表。

创立于1919年,梅花表至今已跨越了一个世纪的制表岁月。而要了解梅花表的百年历史,首先要知道FELCO、FELCA、TITONI这三个品牌,因为这三个同出一门的品牌,对应着梅花表品牌所有人——Schluep家族的三代创业者。FELCO——Fritz Schluep1919年,Fritz Schluep在瑞士小镇格林肯(Grenchen)以Felco为名成立了自己的钟表工坊。1930年代,该公司迁入新楼,这里也是如今梅花表(Titoni)公司的所在地。

FELCA——Bruno Schluep

1920年代,Fritz Schluep将公司从Felco更名为Felca。他的儿子Bruno与父亲在很多方面都不同,是一位天生的冒险家。从1950年代开始,Bruno便凭借放眼全球的企业家精神,把销售网络扩展到美国、澳洲和非洲。一个崭新的腕表品牌梅花表(Titoni),亦在此时专为亚洲市场而成立。

TITONI——Daniel Schluep

1981年,Daniel作为创始家族的第三代,接管了公司并为企业故事掀开了新篇章。他继续扩展梅花表的全球商业版图,也多次与设计师和艺术家合作推出特别限量版腕表,并乐于支持非营利组织和活动。2019年,在公司诞辰百年的纪念活动中,Daniel正式将自己的两个儿子推到台前,逐步接手品牌的经营管理,启动向家族第四代的传承。

更重要的是,在过去的百年中,Schluep家族不仅率领公司安然度过了机械钟表风雨飘摇的日子,而且拒绝了多次各大集团和投资人的收购建议,直到今天,梅花表依然是由Schluep家族全资拥有的家族企业,坚守着这个古老行业最纯朴也是最经典的经营和传承模式。

有百年历史的钟表品牌很多,但是像梅花表这样,在百年发展演进中始终没有中断,且一直活跃在全球主流市场并坚守着自己一贯原则的独立经营的品牌,却是少之又少。

1919年公司创立,随之而来的装饰艺术浪潮决定了早期产品的设计风格,而这种深得消费者喜爱的风格也伴随着品牌从Felco过渡到Felca,一直持续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

2019年公司诞生一百周年时,梅花表以一款1948年生产的Felca 6250为蓝本,复刻推出了全新传承系列(Heritage)中首个表款Ref. 83019,再现了典型的晚期装饰艺术风格,和那个时代的汽车、建筑完美契合。上世纪五十年代、六十年代,Schluep家族在欧洲、美国顺利发展之际,敏锐地发现了中东和亚洲市场的巨大潜力。

1957年,公司通过冠名赞助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和伊拉克巴格达之间横越沙漠的客货运输公司,在中东市场赢得声誉。同一时期,印度和远东尤其是泰国、印度尼西亚和新加坡,在梅花表的战略思想中变得越来越重要。1959年,中国轻工业产品进出口总公司代表团访问瑞士,梅花表给代表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年后便签订了第一份采购合同,开启了梅花表进入中国市场的大门。

1970年之后,钟表业的产品风格深受时代流行思潮的影响,这些时代的印记也清晰地反映在各个时代的梅花表中:赛车和潜水带动了同类运动主题腕表的风行,与此同时还有包豪斯的简洁、新古典主义的干练、星际旅行的梦幻、功能之上的工业设计……梅花表在快节奏的变化中进入了机械腕表繁荣的二十一世纪。

自产机芯和全新力作

2019年,在其诞辰一百周年的纪念时刻,梅花表首次推出自主研发并生产的自动上链机芯T10,并在全新呈献的1919腕表系列中全线配置。在瑞士独立制表品牌中,有能力自主研发机芯并成功投产的寥寥无几,而在与梅花表同等及略高价位的钟表品牌中,更是极少有能力研发自制机芯。

T10机芯由梅花表耗时6年,克服重重困难打造而成。其研发团队尽量简化了T10的结构,在减少零件数量之余,采用了32颗轴承宝石,从而降低磨损,令机芯寿命更长。该机芯直径29.3毫米、厚4.1毫米,拥有约三天动力储备,精度更可达天文台标准。配备四分之三主夹板、夹板倒角及精心装饰、Kif防震器和带有梅花标志的镂空镀金自动陀。

T10机芯不仅出现在2019年推出的纪念品牌百年诞辰的1919系列(下图左,售价人民币12,800-12,900元)中,也装备在最新的Seascoper 600潜水表(下图右,售价人民币14,500-15,200元)中。

认识梅花表三十年来,我最大的感受是品牌和经营家族的谦逊低调。尤其是在当今世界,大家都把最大的投资用在了建立、推广品牌的市场花费上,但梅花表却始终坚持认真地做好产品、做好售后服务。

譬如现在军表流行,一大把品牌都冒出来讲军表的故事,其中“假军表”不在少数。在一个多世纪的发展中,梅花表经历了各种历史事件,留下了众多有趣的产品,但品牌却从来不去过分渲染这些备受行家关注的足迹,以下只是我自己记录中的一部分:1940年代初,德国曾订购黑色盘面的Felco小三针腕表,其中很多被作为军表在表背打上DH字样的钢印,分发给德军使用。

1945年2月,美国军方直接给Felca发来30,000只大三针腕表的订单,其表背加盖ORD 编号钢印后,被归入美军制式军表。

Felca曾为多个中东国家定制特别款腕表,其中为前卡扎菲统治的利比亚制作的款式特别受玩家追捧。

早期复杂功能款式如全历月相表(Venus 203机芯)、水平双盘手上链计时表(Landeron 148机芯)、赛车盘面手上链计时表(Valjoux 72/Valjoux 7734机芯)等,备受古董表玩家关注。

特别款、限量款玩家都在寻找艺术家系列中的“大熊猫”、“腾龙”、“Cathy Edition和平饭店特别版”,以及“郑和”、“马来西亚”、“90周年”等罕见的珍稀款式。

在行业内,梅花表以坚持不懈的诚恳、务实态度获得了同行和相关行政机构的高度认可,因此梅花表经常会作为瑞士钟表工业的代表,被邀请出席一些高规格的正式场合。例如在2010年上海世博会期间,由巴塞尔–日内瓦–苏黎世组成的瑞士城市馆中的唯一计时器,便是梅花表提供的三只大钟。

 

n厂手表专家
上一篇:
下一篇:

添加新评论

隐藏边栏